美"仁慈"号医疗船支援洛杉矶抗疫 只收治普通患者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例如,针对一组显示“心脏”实验结果的图中,Bik指出照片有部分重叠。周德敏展示了经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两种方式的切片心脏组织标本染色原始数据,来自研究人员在不同部位拍摄的3次照片。

作为该论文的作者之一,张礼和告诉《中国科学报》:

Ella是成都姑娘,在纽约一所大学读书,今年大一。

目前,司龙龙在美国从事博士后工作。

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

针对该论文,今年1月,Bik在pubpeer上提出了3处图片异常现象,均为实验病理图片重复使用。

原始的数据产生了大概1700张图片,文章里面用了400张左右。在我们从那1700张图片提取出最终这400张的时候,有几张图片重复了。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