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福院士接受美杂志采访 指出美欧防疫"最大错误"


研究团队提出,在重症风险人口比例(ρ,proportion of population at risk of severe disease)为0.1%的情境下,截至3月19日英国可能已经有68%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而意大利到3月6日可能有80%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此前,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伦斯曾表示,60%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后就能够建立群体免疫。

瑞典电视台(svt)报道,首都斯德哥尔摩的丹德吕德医院的代表多里斯·索内兹达里克(Dorieth Sonezidaric)说,来自医疗系统的数据表明,很多医护人员都被感染了。

据报道,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之前,男孩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没有先天性疾病。起初,他刚出现症状的时候,因为没有医疗保险而被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内。死后,医生才知道他死于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败血性休克。

在男孩死后,德罗斯一家人才接受了检测,其中两名家庭成员被确诊。德罗斯认为,公共卫生官员没有能及时提醒社区注意防范新冠病毒,使得更多的人面临生命危险。当地时间3月26日,瑞典公共卫生局发布,截止到26日14点,瑞典全国当日新增296例,累计2806例新冠肺炎病例(每10万居民中有28例),累计死亡病例66例,在重症监护病房的有200位患者。

这3种情景分别是:基本传染数(R0)为2.2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为0.1%(下图中灰色);基本传染数2.2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为1%(绿色);基本传染数为2.7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1%(红色)。

模型模拟的3种情境下,英国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增长情况与实际报告死亡人数的吻合情况

他的父亲是一名生活在洛杉矶的优步司机,在男孩死后不久,也被检测为阳性。

研究团队指出,在基本传染数为2.75和2.25、重症风险人口比例均为1%的两种情境下, 2020年3月5日英国报告第一例死亡病例时,数千名(约0.08%)英国人可能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到2020年3月19日,大约36%(R0=2.25)和40%(R0=2.75)英国的人口可能已经接触到新冠病毒。

事发后,德罗斯立即联系了医院,说因为自己患有骨癌,所以非常恐慌,自己也在高危人群内。很快,她被告知他们没有资格接受检测,因为没有人出现症状,而且当时男孩的检测结果也没有出来。

面对多国对瑞典的指责,瑞典svt文章说:《瑞典在欧洲走自己的路-自愿而不是强迫》。瑞典应对疫情的模式是,人们承担起很大的责任,并按照专家建议的遵守一定的限制的生活方式。例如,与丹麦不同,瑞典没有关闭小学。与挪威不同,没有禁止在夏季别墅中居住的规定。欧洲大部分地区已实行宵禁的严格规定,以阻止疫情的蔓延。在瑞典,我们仍然被允许自由行动,去餐馆,电影院和健身房。但这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瑞典人遵循明确的指示,保持社交距离为一米半到两米,经常洗手,并在有感冒的症状下居家隔离。鼓励老年人和高危人群隔离自己。